⭐Golden State Warriors⭐

资深咸鱼流打字选手,重度懒癌患者

水花/海欧/考库/杜追杜恶友向/双库骨科

不接受任何拆逆靴靴

只喜欢勇士,基本只写勇士,偶尔涉及绿凯

是【】黑和【】黑,自由心证欢迎代入

#丐唐#刺青

◇BG,丐哥x炮萝
◇关于炮萝新校服手腕和肩膀疑似纹身细节的一些妄想
◇我没疯,大概

-

尖锐的刀刃慢慢划开皮肤,靛蓝色的染料一点点渗进伤口,在白皙的肩胛处勾勒出翎羽的纹路。

多余的蔚蓝混杂一点鲜血,沿着手臂的线条滑落,还没来得及留下一道痕迹便被清水洗去。

“疼吗?”秦绝渊直视唐思秋的眼睛,那片略带绿意的海洋里看不到一点波澜。

这似乎是个愚蠢的问题,他想。

唐思秋眯起眼睛,她垂眸看向右手腕。刚刚被刺上流云的皮肤有些红肿,看上去是挺疼的,但也只是看上去。

“你问我?”少女的视线移向面前人壮硕的臂膀,赤红鸦青墨黑交织着爬满了双肩,在腰背上张牙舞爪地蔓延,颇具气势。

她爱极了这个男人的嚣张,一如他背负的出海蛟龙刺青。

“你在问一个唐门杀手疼不疼?”唐思秋按住了秦绝渊的手,没有在意他手中还握着刻刀。一缕暗红的血顺着刻刀流下,染红了十指相扣的两只手掌。

“我早就忘了疼是什么感觉了。”她向前探身,在秦绝渊耳边轻声说道。清冷的蓝绿色眼睛里,不知名的情绪在悄然涌动。

秦绝渊侧过头,和唐思秋额头相抵。这姿势实在太过暧昧,他只需稍一低头,就能触碰这姑娘殷红的双唇。或者是更强硬一点,握着她的肩把她按倒在床铺上肆意亲吻。

于是他就这样做了。

唐思秋眨眨眼,默许了秦绝渊的行为。肩膀上刻刀刺破的伤口还流着血,被压在身上的人用唇舌一点点舔舐干净,暖湿的触感从锁骨游走到了脖颈和下颌,她能感觉到秦绝渊的犬齿在压迫着搏动的血管。

他实在是很想一口咬下去,把唐思秋拆吃入腹才好。然而针扎一样的刺痛让秦绝渊清楚地知道,唐思秋的手正放在他的心口前。锋利的手甲上淬了毒,也许下一秒就会穿透薄薄一层皮肉,把他的心脏攥在手里。

秦绝渊松开了齿关,转而去噬咬唐思秋的双唇,舌头探进温热的口腔里与另一条交缠,极近厮磨。带着一层茧的手掌顺着唐门贴身的衣物向下摸索,从大腿内侧摸到了纤细的脚踝。

这动作充满了情色的意味,他感到唐思秋瑟缩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脊背被抓挠的痛楚——唐思秋没有摘掉手甲。秦绝渊闷哼了一声,决定不去跟这睚眦必报的妮子计较。

才怪。

秦绝渊咬破了唐思秋的舌头,他从黏腻的亲吻中抽离出来,掐着唐思秋的膝弯抬高了她的腿。

“思秋,你说忘了疼的感觉?”丐帮男人像只巨犬一样蹭来蹭去,末了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

“没事,我会让你记起来的。”

唐门少女的眼角眉梢染上红晕,神情依旧淡漠。那双蓝眼如同浸在水中一般带着湿意,挑衅地看向秦绝渊。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End

我的丐说担心我要去喝茶,于是我及时刹住了车(x
虽然本来就打算停在这的
丐唐好吃啊,真的好吃。这次炮萝校服的细节太戳我了!
不知道明天丐哥的新纹身会不会帅一点。真的很想看丐哥能有蛟龙出海红蓝青配色的纹身啊……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陪你去看三分雨落在甲骨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