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State Warriors⭐

资深咸鱼流写手,重度懒癌患者

水花/考库/杜追杜恶友向/双库骨科

热爱傻白甜偶尔插个刀的话唠段子手

#丐唐#梦魇

◇BG!丐哥x炮萝
◇被我的甜心小可爱嫌弃了一万遍的病娇黑化双向暗恋脑洞(的番外),可是真的很带感啊
◇完全控制不住的人物和走向,心累。

-



“方轻煜……若不是你九年前善心大发的无聊之举,鹤鸣岂会丧命?燃火岂会叛离?我又岂会一直是这副模样?你欠下的,拿命来偿还吧!” 

唐北渊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密室内火油的味道浓到呛人,一丁点火星掉落都能燃起熊熊大火。而方轻煜被自己强喂了一包化功散后用玄铁链绑了起来,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

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唐北渊笑意更甚,随手丢掉了火把,却没有像方轻煜预料中那样头也不回的走出密室。相反的,他看着唐北渊一步步走向了自己,仅剩的右眼中除了他方轻煜的身影,再无其他。 

曾经想过无数种情况,究竟怎么样,才能让那双眼睛中只有自己。为此方轻煜甚至不惜挖了她的左眼,如今这幻想倒是实现了,在即将同归于尽的时候。 

“斗了这么多年……是你赢了。”方轻煜盯着唐北渊,像是要把她的模样刻进骨子里,“为什么不走。” 

“走?为何要走?”唐北渊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笑了起来,她站在方轻煜面前,伸手轻触他的左眼。 

“真想毁了你的眼,断了你的手脚,看你像个废人一样苟活于世。”

这样,你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唐北渊的声音温柔缱绻,似是情人低语。 

“是你害死了鹤鸣,方轻煜。‘’ 

”你知不道……我有多恨你。” 

你也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 

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却可以有无缘无故的爱。 

唐北渊爱方轻煜,但是鹤鸣的死她永远无法释怀。鹤鸣那般的天之骄子,不该以五感尽失什么都不能做的姿态离开人世。

鹤鸣,她的师兄,逆斩堂最优秀强大的刺客,事了拂衣去才该是他应有的结局。

所以方轻煜必须死,她要毁了方轻煜拥有的一切,要让这个骄傲的丐帮男人堕入修罗业狱。

唐北渊确实也这样做了,并且不留余地。

陆绝风离奇殒命,恶人谷内乱,凛风堡失守,所有的线索和伏笔都统统指向了方轻煜。这个被召回内谷手握重权的日月崖守将,全部事件中最大的受益者。

权力,地位,帮会,兄弟。方轻煜都没了,他必须承认,自己斗不过这个唐门姑娘。

也是,他自嘲地笑了笑,毕竟是那个唐门里出来的人啊。

那个隐藏在祥和安宁的伪装下,冷漠无情利益至上的唐门。

唐北渊作为逆斩堂的一员,更是如此。从始至终,她冷眼看着方轻煜在早已织好的蛛网中挣扎,必要的时候推一把,让方轻煜彻底万劫不复。

方轻煜想起当初,他在黑龙沼救下了一名被拐卖的少女。那副惊惧的表情实在太过动人,以至于他没有看到少女眼神深处的蔑视。那些天一教徒对唐北渊而言不过是一群渣滓,若不是任务,他们早就没命了。

一切都完美的按计划进行,方轻煜出手相救是意料之外的变数,这导致了唐北渊和她的两位师兄必须提前动手。

初入江湖的少年人的一腔热血,将这三个冷血生物烫得遍地鳞伤。

鹤鸣五感尽失,自尽后沉尸幽冥渊;燃火叛逃,加入恶人谷开始大肆报复逆斩堂;寒川体内天一巫蛊与五仙蛊王争斗,因蛊虫反噬外表永远停留在十七岁的模样。逆斩堂内数一数二的小队自此彻底分崩离析。

唐熠烛死前留给方轻煜的信,将前尘旧事恩怨纠缠交代的一清二楚,算是让他死个明白。

“寒川要我的命,只是逆斩堂的任务。你,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她恨你入骨,如果当年没有你多此一举的出手,我们都会好好的。”

好好的,为逆斩堂为唐门做着杀人越货的事,一如之前那样。鹤鸣不会自尽,燃火不会逃,寒川会出落成高挑的美人,三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直到他们死去。

去他妈的。方轻煜看着唐北渊面无表情的脸,颇为嘲讽地想,你再如何在意你的鹤鸣师兄,还不是要和老子一起死在这密室里?生不曾同房临了临了落了个死同穴,下辈子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烈火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在逼仄的密室里升腾奔涌,浓烟让方轻煜失去视力,几近窒息,他听到有人在笑。

干燥开裂的嘴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唐北渊笑得眯起蓝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方轻煜,你是我的,你逃不掉的。“

火光滔天照亮了小少林的一角,赶来救火的恶人谷众人在废墟残骸的掩埋下只发现了破碎的白银假面和几枚被烟熏得发黑的铜钱。

所有的爱怨嗔痴,焚之一炬,再无痕迹。

……

唐北渊猛地睁开眼,看着床边熟悉的帷幕出神。难得没有任务的清闲日子,实在不想早起去打木桩练功啊。

一个无聊又奇怪的梦,她想。

-End

我也不知道写的都是什么鬼,反正随便写写,以后再改。

评论 ( 2 )
热度 ( 2 )

© 陪你去看三分雨落在甲骨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