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State Warriors⭐

资深咸鱼流打字选手,重度懒癌患者

水花/海欧/考库/杜追杜恶友向/双库骨科

不接受任何拆逆靴靴

只喜欢勇士,基本只写勇士,偶尔涉及绿凯

是【】黑和【】黑,自由心证欢迎代入

#林方#失眠性依存(上)

◇唉嘿新年第一发(ง ˙ω˙)ว
◇ASMR制作者林敬言x突发性失眠方锐,双向暗恋
◇一块小甜饼,顺便卖安利
◇朋友,听说过ASMR吗

-


睡不着。

方锐失眠了。准确说,这已经是他持续失眠的第七天。

从身体到心理上都是疲惫的,但是毫无睡意。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能看到他眼下青黑,脸色有些憔悴,神情萎靡——显然是糟糕透了的状态。

总之,又是一夜无眠后需要强行打起精神投入工作的一天。

累感不爱。

新企划中和他一组的是公司里出了名的温暖小天使许博远。方锐觉得自己彻底引起了他的注意,许博远已经盯着他五分钟了。

“方锐。”许博远有些担心,“你……没事吧?”

“啊?”方锐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可能离虚脱不远了。

或者是猝死。听说熬夜多了容易猝死,不知道失眠会不会。

“你的脸色很糟糕,昨天没睡好吗?”

准确地说,已经失眠七天了。如果今晚还睡不着,那就是失眠的第八天。我想我大概需要尝试安眠药了。

许博远若有所思,半晌后问方锐:“安眠药吃多了不好。你听过ASMR吗?”

方锐露出一个那是什么的表情,等待许博远为他解答。

“嗯,通俗来说,算是助眠视频之类的?我可以推荐几个质量还不错的。”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当晚,方锐带着耳机躺在床上,点开了许博远极力推荐的视频之一。

标题很是奇怪。

Mr.L的凡士林耳朵按摩(无人声)①

老实说,这种一看标题就感觉很奇怪的视频,放在以前他是万万不会点开的。

试试吧,反正就是听个声。

按下播放键,关灯,闭眼。

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橡胶手套,涂抹凡士林的声音也听得一清二楚。灵巧的手指轻轻抚摸耳朵,如果不是没有触觉,他简直要以为真的有人在为自己按摩了。

好像,效果还不错啊?方锐迷迷糊糊,安稳地入睡,一夜无梦。

明天,听一下这个人的其他视频吧?

林敬言是个咖啡店的小老板,平日里除了喝茶喝咖啡看报之外,还挺喜欢忙里偷闲录制几个小视频。

他从两年前开始接触ASMR,自己开始录制也是近一段时间的事。出乎意料的反响还算不错,已经有了一些声称一天不听浑身难受的小迷妹。

林老板挺高兴,毕竟自己费心费力做的视频,能被人喜欢还是感觉不错的。

不愁吃穿清心寡欲的林老板最近有些犯愁——他的那位老顾客,已经整整八天没有光顾了。

已经八天没有见到那个人了。林敬言兴致缺缺地将欢迎光临的木牌挂到店外,心里吐槽自己老大不小了还跟个纯情高中生似的玩暗恋。

但是跟前途未卜的贸然告白比起来,他宁愿就这样一直看着那个人。虽然有种同类的直觉,不过他不想冒险。

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啊……

林敬言回到前台,晃晃鼠标唤醒显示屏,系统提醒他收到了一条新的评论。

“感谢Mr.L,失眠好几天终于睡了个好觉,大大我要被你圈粉了!”

林敬言笑着回复了谢谢,继续漫无目的地看向店外,却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捧着一盒维他豆奶匆匆走在路上,估计是上班快迟到了。

方锐无比感谢许博远。睡得太过安稳以至于没听到闹铃什么的,不过迟到扣钱跟失眠多天终于睡了个饱比起来完全不重要啊。他随意一扭头,发现常去的那家咖啡店的老板似乎在看着自己,方锐冲着老板扬起一个笑,挥挥手继续往公司走去。

唉呀,今天真是好运,居然看到了那家老板穿小鹿毛衣。感觉比穿衬衫的时候好接近啊,而且还是那么帅。

下班的时候,来点一杯咖啡好了。

方锐有个秘密,他暗恋那家咖啡店的老板有段时间了。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推开咖啡店的门,看到老板坐在那安静的看书,穿着白衬衫,带着眼镜,一副很是温柔的样子。

方锐当时觉得自己的心被击中了。他就是喜欢这种斯文的,可算让自己遇见一个合心合意的,那必须要追到手。

林敬言也觉得自己的心被击中了。这个人怎么样都好看,冲自己笑得时候更好看。

下次他来店里的时候,问问他的名字吧。

许博远正在和C语言苦战,噼里啪啦地敲键盘,迟到半小时打卡的方锐在旁边坐下,叼着巧克力按下开机键。

“小许啊,”他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谢了。唉呀昨天可算是睡了个好觉,那什么还真挺有效果的。”

“那就好。”许博远扭头笑了笑,继续埋头编码。看他这么勤奋,方锐也不好继续摸鱼,跟着投入了工作。

下午5点方锐准时开溜,一分钟都不愿意多留。毕竟他才不想加班,还要去那家咖啡店待会呢。

林敬言正在捣鼓他的宝贝茶叶,听到推门声后抬眼看去,却看到方锐抱着白色平板走进了店里。

“要喝点什么?”林老板笑眯眯地问方锐,心情颇为舒畅。

方锐看着菜单作掩饰,心里弹幕疯狂刷屏,全是最大字号大写加粗的帅。假装思索一会后,他点了一杯卡布奇诺,作为一个坚定的甜党自然忘不了加三块方糖,熟门熟路的走到自己常坐的位子上打开平板玩游戏。

没一会他的咖啡就被端上桌,还有一块黑森林蛋糕。方锐向林敬言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他可没点这个。

眼睛真好看,就像闪亮的星辰。

林敬言心下感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说:“这是给老顾客的特别福利,请慢用。”

明明是爱财如命的金牛座,却做这种稳赔不赚的事,林敬言你真的是没救了。

不过他能喜欢就好了。

林敬言猜的挺准,方锐确实蛮喜欢黑森林蛋糕,何况这可是他喜欢的林老板亲手做给他的,那自然是更喜欢了。方锐按灭了平板屏幕,一边刮蛋糕上的巧克力碎一边借着屏幕的反光偷瞄林敬言。越看就觉得这人简直就是自己的完美理想型,更加笃定要把人拐回家的想法。

他端起卡布奇诺喝了一口,余光中闪过一个造型颇为奇怪的白色物体。方锐调整一下平板的角度,看清楚了那玩意的真面目——一个他昨晚刚刚在视频中看到过的那种3Dio耳麦。

……林老板居然有这个?

-Tbc

①原视频为:

【ASMR】ASMRSoundSpace 凡士林 耳朵按摩

B站av4740001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陪你去看三分雨落在甲骨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