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State Warriors⭐

资深咸鱼流打字选手,重度懒癌患者

水花/海欧/考库/杜追杜恶友向/双库骨科

不接受任何拆逆靴靴

只喜欢勇士,基本只写勇士,偶尔涉及绿凯

是【】黑和【】黑,自由心证欢迎代入

回不去的曾经

那些年爱过的无疾而终的CP。

-

#月枫#

“大家好我是来自念破的水月君。”
“大家好我是来自念破的枫二爷。”

一个是出身大帮的浩气指挥,一个是倍受散人拥护的恶人指挥。曾经有他们在的念破,特别和谐。

水月大连话逗比,唱歌男神音。二爷唱歌发自灵魂。他们合唱贵妃醉酒,二爷说不行你这有点男神音啊,水月就说我陪你一起跑调呗。

还记得水月某次唱愿得一人心,唱错了词。

后来,他再也不会唱错愿得一人心,却再也不会唱给他听了。

后来,他们A掉了游戏,各自有了温柔可人的伴侣。他们的路还很长,只是不再有对方的痕迹。

奈何情深,奈何缘浅。

这只是个游戏,谁也无法把它当做人生。
所以,只当是一场枫花雪月的梦。

“谢谢你,曾经来过念破的水月君。”
“谢谢你,从未离开念破的枫二爷。”

愿你枫花落尽,再无雪月映窗。

-

#笑云#

是我来的太晚太晚,
不曾见过你们一同立足巅峰傲视群雄。

这两个人啊,扛着浩气盟走过70,80年代。

80年代最后一场攻防老谢不倒,是你们共同的努力。

只知道一啸天骄,合服后打过内战。
时间太久远,怕是没人记得起因了。我只能猜测,最终的结局是联手抗敌。

这两个人啊,一个锋芒毕露,一个心思沉稳。
分开时各自牛逼,携手时天下第一。

他们说,云笑组合所向披靡。
他们说,浅皇云后锐不可当。
他们说,从黑龙沼一路铺到恶人谷的99个真诚之心,是浅笑送给云散的。

浅笑,一啸。六年。
云散,天骄。七年。

是我来的太晚,只能仰望你们的曾经和过往。

一啸六周年庆上,

浅笑说欢迎云散小媳妇发言。
云散只是笑。
浅笑说你笑什么?
云散说我笑你傻逼。
浅笑说唉卧槽,你也傻逼。

大概这就是他们最初的模样吧?
少年心性,意气风发,从相知到相交。

我来的太晚,但是幸好,你们还在。

幸好,还是那个唯满侠。

多么希望,能跟一场浅笑和云散一起指挥的攻防。

也就想想罢。

-

#曜靖#

一开始,只是被雨叔圈粉。

后来发现,大将军时常在贴吧撩曜雨。

一个是天狼帮主浩气指挥,一个是落花帮主之一恶人拉托t。

一个新CP就这样诞生了。

只是,仅此而已罢了。

不曾开始,又谈何结束?

萍水相逢而已。

-

#浅贞#

这两个人,或许谈不上无疾而终。甚至他们的关系现在还是相当密切的。

只是,浅忆兮不可能永远把顾明贞护在身后,给他收拾烂摊子。

老浅,大概快A了吧。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陪你去看三分雨落在甲骨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