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State Warriors⭐

资深咸鱼流写手,重度懒癌患者

水花/考库/杜追杜恶友向/双库骨科

热爱傻白甜偶尔插个刀的话唠段子手

#林方#千秋月別西楚将[未完]

♥锐锐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依旧很喜欢你啊!♥
◇原作向ABO,海风味的锐锐和苏合香味的老林
◇文不对题,只是bgm

-----

荣耀联盟第十五赛季,兴欣第三次夺冠。

总决赛后的记者招待会,方锐宣布退役,由乔一帆接任队长。

“打了十年了,也该退啦。不然我这么优秀,把新人的光辉都掩盖了可就不好办啦。”被问及为何决定退役时,方锐依旧是令人头疼的满嘴跑火车,说得好像自己天下第一似的,“总要给新人留点可以超越的余地嘛。”

台下的记者们一头黑线,方锐哪管他们怎么想啊,还是说他自己的。

“我很真诚的!你们想啊,我是联盟首席气功师,虽然转型了但也是盗贼职业级的一把好手。像我这样实力强大又让人放心的选手简直就是联盟的财富啊!”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言辞诚恳。

“那么方锐大神退役后有什么打算,方便透露吗?”

台上的方锐愣了一下,随即勾起嘴角笑得十分灿烂,眼神都更亮了一些。

“这个嘛……总之,会是很好的新生活啊,我还蛮期待的。”他的答非所问让记者一头雾水,而在场外拿着手机观看直播的一人听到方锐的回答后却笑了笑。

嗯,确实是令人期待的美好新生活。

这人赫然就是曾经的呼啸队长,第一流氓林敬言。

要说方锐和林敬言关系好那是真好,犯罪组合嘛,生活中也是相当的默契合拍。多少和他们相熟的职业选手都表示这俩人无CD花式秀简直祸害人间闪瞎双眼。那时候方锐还嗤之以鼻——秀个蛋!你们就是嫉妒我跟老林的纯洁兄弟情,谁说A/O就不能有纯友情了!

近距离受害者阮永彬啐方锐一脸,去你妈的友谊!就你和林队那整一老夫老妻的样还纯友情?呵呵。

方锐说:“阮奶啊你皮痒是吗?走走走竞技场开房去,不要以为你是牧师我就不敢动手,你方哥笔直好吗!”

然而第九赛季林敬言要离开呼啸的时候,笔直的方锐大大就啪啪啪打了自己的脸。

拥抱,告白,亲吻。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他们早就该这样了。

林敬言走后的第二天,训教时坐在方锐旁边的阮永彬闻到了夹杂在咸咸海风味道中的一缕苏合香,他顿时悟了,感觉又被秀了。

彬哥觉得心好累啊。

方锐的信息素是海风的味道,林敬言的信息素是苏合香。这是全呼啸都知道的事。

心累的阮永彬转头盯着方锐:“方锐,说好的笔直呢?”

回答他的是方锐呲着一口白牙做了个鬼脸,“什么笔直?哪有老林重要啊。”时值夏末,N市气温居高不下。方锐队服里面只穿了一件白T,大喇喇的敞着怀,阮永彬一眼就看到了他后颈的咬痕,这人真是一点也没有遮一下的意思。

“……把你队服领子立起来,注意一下影响啊方副。”

方锐一脸无所谓,表示他毫不在乎。反正你们早八百年就觉得我跟老林有一腿了,我还注意这个干吗?,不就一标记时留下的咬痕吗,少见多怪。对我就是要秀,不服竞技场里来讲道理。

彬哥心更累了。他好想放生方锐啊。

然后他就真的没有机会再给这个不猥琐会死的盗贼喂口奶了。风格理念的冲突导致了方锐的离队,这是从唐昊来到呼啸之后就一直存在的问题,一个赛季磨合下来还是未见成效,方锐只能选择离开。

彬哥又心累了,这都什么事啊。一个两个都走了,是没人能秀我一脸了,可以后跟谁撸串吹牛逼去啊?

方锐走的那天,阮永彬送了他一个钥匙扣,样式十分特别。他心想,就当最后奶这土贼一口,以后就是对手了。

“真大方。”方锐眼神那叫一个好,一眼认出来了钥匙扣的样子,“银武就这么送我啊?”

“嗯,送你。”阮永彬拍了拍方锐的肩膀,他和这人当了七年的队友和朋友。本来以为他们可以一起在呼啸打到退役的,方锐却要先走一步了,“走你的吧,你丫走了就再也没人天天在哥面前秀恩爱了。”

方锐挺不服,他和林敬言都这么收敛了能叫秀吗?真要说秀,还是另一位大神更过分啊。

方锐一脸心疼单身狗的欠揍样看着阮永彬,“我跟老林这还叫秀啊?得了吧,我走之后你还有的被闪呢。”

阮永彬觉得自己没有get到方锐的点,“……你都走了我还能被谁秀一脸啊?”

猥琐流领军人物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对门的那间屋——那是唐昊的宿舍。

“我说老阮啊,你就没觉得唐昊身上味不对吗?”

阮永彬觉得他有点懵逼,“唐昊不就是薄荷味吗有啥不……”

等等,薄荷味……?

可阮永彬记得他明明闻到过一点橘子味啊。他仔细想了想,整个人都木了。

……不,不会吧?

阮永彬崩溃地看向方锐,对方那双无比真诚的眼睛眨了眨,对他说就是你想的那样。

卧槽。

就,s市那个橘子味的O???

对啊,除了他还能有谁?

这铺天盖地的信息量……彬哥,彬哥觉得他还可以抢救一下。

方锐和林敬言确实是相当的收敛。看着新任呼啸队长一到假期就往上海跑,或者是隔三差五造访呼啸的轮回小斗神,阮永彬内心毫无波动。这高铁票不要钱一样的秀法,太肆无忌惮了。

方锐诚不欺我,抢救无效的彬哥沉重的想。

应付完记者后从比赛场馆里出来,方锐就看到了路边一辆分外眼熟的SUV。他哼着曲儿走过去敲了敲车窗,待玻璃降下后扒着他冲坐在驾驶座的人问:“这位帅哥,我看你身材高挑相貌堂堂,不如跟了我,从此包你享尽荣华富贵啊。”

林敬言颇为好笑地看着方锐,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没个正形。转念一想这性子似乎是被自己宠出来的,也只能受着了。他很是配合的一脸严肃,“不约,我男朋友会吃醋的。”

方锐闻言挑眉:“哦?你男朋友什么样啊,有我好吗。”

林敬言示意方锐退后一点,免得被车门碰到。他打开车门把人拉进怀里,在方锐脖子上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我男朋友啊……他很好,哪都好。”

“我特别爱他,这辈子就认定他这一个人了。”

套路,都是套路啊。方锐感叹着林敬言不按剧本来,还是主动把唇送了上去。这个老流氓忒会撩,他可得把人看紧了。

“林敬言大大,对于新室友有什么看法吗。”

新?林敬言偏头看看坐在副驾位上噼里啪啦敲手机的方锐。双唇红润衣衫凌乱,后颈的咬痕彰显着所属,像是刚刚被不可描述过一样。

我们不早就是室友了吗,方锐。

不一样嘛,以前就是纯洁的室友啊。

意思是现在就不纯洁了?好吧确实是。林敬言问方锐:“对于很好的新生活有什么要求吗。”

“你看了采访直播哈。”方锐顿觉微妙的羞耻。自己那时候的表情,应该是相当的……

“相当的向往啊,方锐大大。”

不愧是最了解他的林敬言,简直就是他肚里的蛔虫。

至于要求,方锐觉得自己要求并不高。

“要能玩荣耀。”

“好。”

“要吃遍N市。”

“好。”

“最后嘛……要林敬言陪我一起过日子。”

“好,都依你。”林敬言笑得温柔,“方锐,我们回家。”

回我们的家过茶米油盐的日子去。

这天难得天气挺好,碧空如洗万里无云阳光明媚普照大地。

方锐在暖暖的阳光里翻个身。醒了,不想起。身边没有人,不是在厨房就是出去买菜了。

难得假期,第一天就这么在床上荒废了大半。方锐退役有小半年,和林敬言同居也有小半年了。退役之后他是相当的悠闲,看看比赛远程指导指导后辈不要太耿直,偶尔开个直播竞技场里虐菜。反正现在他有大把的空闲时光又不差钱,再说了,还有林敬言呢。

-Tbc

三刷完青黄战开始撸生贺。本来是想写锐锐鬼迷神疑海无量的修罗场……但是好难啊我选择林方!
真的实在太困……容我睡醒了再来补全。
不过断在这好像也没什么毛病啊(滚

总之,方锐大大生日快乐啊!!

评论
热度 ( 12 )

© 陪你去看三分雨落在甲骨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