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State Warriors⭐

资深咸鱼流写手,重度懒癌患者

水花/考库/杜追杜恶友向/双库骨科

热爱傻白甜偶尔插个刀的话唠段子手

#藏策#七年之痒(上)

本来是给爱婆的生贺结果跳票一个多月还没弄完……高三忙成狗了(。•́︿•̀。)
人物原型唯满侠浩气指挥浅笑and云散
有部分内容黑长空,不服憋着别他妈瞎逼逼反正我就是一啸死忠

以上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藏=叶苍燃
策=韩逸南

-

七年之痒-上

临近年关,平日里略显荒凉的神池岭据点里也多了几分年味。

韩逸南又仔细看了一遍下一次据点物资的交接人手,确认没有任何纰漏后才松了口气。时辰还早,他盘算着要不要带人去成都置办些年货,今年怕是不能回浩气盟和叶苍燃一起守岁了。

约莫也有两个月未见了。自己守着个随时可丢的神池岭都如此费神,更何况要兼顾扶风郡和世外坡的叶苍燃,只怕他此时是分身乏术吧。

想着那个张扬肆意的藏剑大少爷,韩逸南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两人一直是聚少离多。攻防、据点、帮会、甚至还有触及浩气盟七星的事,大事小事没完没了的等着他们去处理去调解,实在是没那个闲散时间用来谈情说爱。

一到成都,便随处可见新年将至的样子。各家铺子都忙的不可开交,却是一片欢声笑语,连往日叫卖的吆喝声都高了几分,带着一股子欣喜。

如此热闹暖心的景象中,韩逸南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面色也柔和了些,转身带着笑意吩咐跟来的几个人去买些烟花爆竹和其他必需品,自己则是朝着锦绣坊走去,打算扯几匹布回去让帮会里专精女红缝纫的姑娘做些衣裳。

除旧迎新,自然是要有新衣裳的。帮会的那些爷们是没这些个讲究,但也不能这原因委屈就姑娘们没有新衣不是?

锦绣坊里转悠了几圈,眼都要看花了,韩逸南还是没有敲定布匹的颜色。一来实在是因为花色纹样繁复,二来又担心自己相中的布匹姑娘们不喜欢,索性把那些姑娘们能穿的布都买了些,也算财大气粗了一把。

衣裳的事搞定了,韩逸南寻思着帮会仓库里五行石和五彩石的存货不多了,正要去交易行和五行石商人那扫荡一番。却看到了一位熟人从锦绣坊二楼下来,身后跟着掌柜,两人好像在交谈着什么。

叶苍燃?他怎么会在这?这个时候从马嵬驿跑来成都锦绣坊……他是想干什么?

没等自己过去,叶苍燃已经瞧见了他,叶大少爷快步走过来,扬起一个笑,“逸南,你也来置办年货的?”趁着问话的功夫叶苍燃拉住他的手,一同出了锦绣坊的大门。

“嗯,你怎么……”韩逸南刚想问叶苍燃你怎么在这,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这是在广都镇,人多眼杂的地界自是不方便说这些事的,又改口道:“你跟我来。”言罢便拽着叶苍燃往落雪峰的方向走。

“唉唉唉逸南你慢点,我这还揣着糖块呢,撒地上了怎么办啊?”

韩逸南回头给了叶苍燃一个白眼。

“撒了就别吃。”

落雪峰西北角的一个山洞里,韩逸南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下,问道:“说吧,你怎么跑来成都了,打算把马嵬驿直接还给恶人吗?”

叶苍燃还是笑嘻嘻的没个正经样,坐在自己旁边凑上来偷香了一个才开口说:“都两个月没见了,你就不关心关心我?见面就问这个,成心扫我兴吧。”

“别闹!”韩逸南拍掉在自己后腰摩挲的手,瞪了他一眼,“说正事,你就真不怕恶人趁机夺回扶风?现在的形势你不是不明白,马嵬驿能多拿一天就有一天的优势。”

“嗯嗯我知道”叶苍燃敷衍的应了,继续上下其手的撩拨他。素了两个月的身体异常敏感,经不起一点挑逗。韩逸南只恨自己图省事穿了儒风,倒是方便了这混蛋。

正事还没说完,这烂人就一直煽风点火。这么想更是气急,韩逸南长腿一伸把叶苍燃踹到了地上,却不料自己被他伸手揽住了腰,两人一同歪倒在地。

“这么热情?投怀送抱啊。”叶苍燃抬跨充满色情意味地顶了顶韩逸南,见他脸色愈黑,把嘴边的调笑咽了回去正色道:“有五哥和思君在,不用担心。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韩逸南伸手扯住了叶苍燃的耳朵,用了几分力气,“这般不上心,非要五哥把你骂个狗血淋头才舒服?”

叶苍燃咧咧嘴,从怀中摸出一封火漆封口的信,“天璇坛送往各据点的密令,估摸着都是一样的内容——同恶人协议停战,上元过后再拼死拼活——喊我们回浩气盟过年呢。”

停战?这倒是稀奇了,不过……

“也就是说,总算可以安生过个年了。”韩逸南随即想到了什么,眼睛一眯,笑得有些促狭,“你怕是不能咯,洛云天恨不得掐死你这傻逼,连带对我都没什么好脸色。今年这个年,恐怕相当热闹啊。”

韩逸南意有所指,叶苍燃自然听得明白,心下也有些郁卒。他扯开韩逸南的衣领,在白皙的脖领上胡乱舔吻啃咬,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他自己丢了的据点,我带人打回来罢了。还有脸迁怒我抢了他的扶风……”

“嘶——”韩逸南倒吸一口凉气,蹙眉埋怨他:“轻点,你属狗的吗!”

叶苍燃置若未闻,舔掉渗出来的点点血珠,挑眉看了韩逸南一眼,转而攻击胸前的两点。

那你就是我的肉骨头,他的眼神这样说到。

……
……
……

心心念念了两个月的叶苍燃总算是吃了顿好的,心情颇为舒畅。他把韩逸南搂在怀里,一边亲亲摸摸吃嫩豆腐,一边给人套上衣服,“这地方还有点冷……逸南,忍一忍,回去客栈就给你清理。”

韩逸南不想搭理这闹心玩意。知道冷还扒老子衣服干那些事,“你还是想想回浩气盟之后怎么应付洛云天吧,这可是你们傲然和长空的事。”

言下之意就是九州寒不会插手这件事。不是韩逸南不想帮叶苍燃,只是他必须对自己的帮会和兄弟负责。叶苍燃还不至于在这一点上不理解他。

叶苍燃心里自然明白,只是搂着韩逸南的手臂又紧了紧。

前一阵,九州寒和影子起冲突的时候也是如此。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也什么都不能做。

他有傲然,韩逸南有九州寒。

帮会、兄弟、据点、阵营,这些种种都是他们需要承担的责任。

背负的太多,有时甚至不能遵从本心。只能看着所爱之人独自历经风雨,做不到毫不犹豫的站在他身旁。

想要陪他一同面对挫折艰难,想要陪他共赏雄图霸业,想要站在他身边,告诉他,我一直都在。

这样简单的事,对于他们而言却有些奢望。

但这是自己所选择的路,无论叶苍燃还是韩逸南,都不曾后悔。

“大过年的……希望洛云天有点眼力见,不要挑事啊。”叶苍燃兴致缺缺语气慵懒,似乎颇为烦恼此事。

韩逸南却是叹了口气,这家伙……

终于忍不了洛云天那些越来越明目张胆的小手段,打算下狠手了啊。

-Tbc

为了不再被屏蔽!肉渣就没了,能摸电脑的时候外链补全。

个人理解的浅笑和云散大概就是这样有点奇怪的模式吧……
谈不上相爱相杀但是微妙的亦敌亦友?虽然他俩都是浩气的啦
毕竟是浩气两个大帮会的帮主,帮会利益为重,怎么可能无话不谈啊(x
“这个人是我此生的爱人但也是那个帮会的帮主。”
确实是知心相交真心相爱,但是不会一点算计都没有

有点虐的感觉啊卧槽。明明笑云老夫老妻那么甜(?)
总之,初心的腿肉。
以及为什么不用他俩的游戏ID……
我怕写着写着想到浅笑的表情包然后就出戏了😂(ntm

评论 ( 5 )
热度 ( 10 )

© 陪你去看三分雨落在甲骨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