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State Warriors⭐

资深咸鱼流打字选手,重度懒癌患者

水花/海欧/考库/杜追杜恶友向/双库骨科

不接受任何拆逆靴靴

只喜欢勇士,基本只写勇士,偶尔涉及绿凯

是【】黑和【】黑,自由心证欢迎代入

来自寻乐大法好的520傻白甜

*唐无寻x唐无乐

*OOC会有

*朋友!吃安利吗!

-----

临近一年一办的盛大庙会,本就人来人往的成都更是热闹了起来,人群熙熙攘攘,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氛围。

这可苦了近日刚刚了了内堡任务回成都复命的唐无乐,虽说不像唐家堡内的大多数人一样喜静,但他也绝对不会喜欢庙会这种吵得让人头疼的大型集会。

果然就不该在白龙口逗留这么久……早些日子回来人也不会有这么多吧。挤在人群中已经快要双脚离地的唐无乐叹了一声,蹬了一下不知道谁的肩膀使着鸟翔碧空跃上了旁边的房顶。看着脚下的人山人海摇了摇头,转身向远处一家紧闭门扉的客栈去了。

“叩、叩——叩叩”按着此次的暗号叩门后,一名身着灰布衣的老者应声开了门,“客官,本店今日不迎客,还请回吧。”

“该回去时自然会回去。店家,还请准备一间上房罢。”唐无乐解下腰牌递予老者,熟门熟路的直奔自己常住的那间房,看着那张平日里还嫌弃不如自己竹屋里舒适的床都倍感亲切,衣服都没有换下就踢掉鞋子直接上了床,被子一卷睡了去。刚刚被吵得头疼的他现在只想睡一会休息一下。

……这是有多累,衣服都不换就睡下了。灰衣老者看着跟被子团成一团的唐无乐无奈摇头,将腰牌放到床边的矮几上,又帮唐无乐盖好被子后理了理头发,回了隔壁的房间。

“亏我还特意赶来……这笔账我可是记下了。”

此等恶趣味,不是唐无寻又能是谁呢?

于是唐无乐醒来的时候看着那占据全部视野,和自己七分相似的脸差点条件反射一把化血镖扔过去。

“哥,你怎么来了。”唐无乐故作镇定的收起了已经拿在手里的化血镖,一脸亲切的看着唐无寻。

“交接任务。”唐无寻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把唐无乐身上的瓶瓶罐罐各种迷药一个不落的收了过来,解了唐无乐的发辫拢过两侧过长的鬓发用一枚银饰固定在脑后,“乐乐,今日可是庙会,不打算出去逛逛吗。快起来,外面可是挺热闹的。”

唐无乐:……哥你根本就没有给我回答的机会好吗!

换了便装的唐家两兄弟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这边走走那边看看,充分体会到了何为聒噪。

唐无乐任由唐无寻拉着自己在人群中穿行,感觉这情景似曾相识。所谓心有灵犀便是如此,唐无寻在一家炒货店前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唐无乐:“乐乐,想吃糖葫芦吗?”

他想起来了,那是在他八岁那年偶然听到门中弟子议论成都的庙会,便缠着唐无寻说要来。唐无寻拗不过他,随便寻了个理由逃过训练后带着他来到了成都。猛然想起自己八岁那年求着唐无寻买了糖葫芦后搂着他吧唧一口亲脸上还说着“无寻哥哥最好了”的唐无乐看着明显忍笑的唐无寻,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往事不堪回首。

“嗯?乐乐,吃糖葫芦吗?”唐无寻一把搂住唐无乐,仗着人多看不清,舔吻唐无乐的耳垂。感受到唐无乐瞬间的僵直,唐无寻默默笑了。

然后他收获了一根迷神针。

深知自己作了大死的唐无乐果断浮光掠影飞鸳泛月扭头就跑,然后他跑到了人群外的一棵巨大的不知名的树下后,更明白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被迫倚着树干的唐无乐看着勾在自己腰带上的子母爪欲哭无泪,两条长腿在一次顶撞后更加用力夹紧了唐无寻的腰。

“无乐,还跑吗?”

“不,唔……不跑了。”

“还扎我迷神针吗?”

“不扎了……”

“乖,抱紧了。”

【亚♂拉♂那♂一♂卡】

夜色中骤然炸开的烟火绚丽夺目,比起去年差点烧了广都镇的烟火不知好看了多少。烟火绚烂中,唐无寻默默抱紧了唐无乐。

“唐无乐。”

“嗯?”

“我爱你。”

“……”

“我也爱你。”

qiu~

衣衫不整的唐家两兄弟依偎着坐在树下欣赏烟火,默默的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EnD


评论
热度 ( 25 )

© 陪你去看三分雨落在甲骨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