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State Warriors⭐

资深咸鱼流打字选手,重度懒癌患者

水花/海欧/考库/杜追杜恶友向/双库骨科

不接受任何拆逆靴靴

只喜欢勇士,基本只写勇士,偶尔涉及绿凯

是【】黑和【】黑,自由心证欢迎代入

#汤库#傲慢与偏见 01

◇克莱汤普森x斯蒂芬库里/亚历山大x沃德尔

◇全程瞎扯的间谍pa,准确说应该是JG pa吧

◇Joker Game N周目后激情产物,大概是个坑

◆请勿上升到真人◆

◆谢绝转出lof◆

 

 

——米雷的奥菲莉雅啊……

——她是依旧活着,还是已然死去?

「你怎么看?」*

 

-

 

柏林的每个雪夜都是令人着迷的,对于沃德尔来说。

 

或大或小的雪花缓缓飘落,堆积成不规则的形状,散射着电灯昏暗的光晕和这座城市繁杂缭乱的思绪。

 

今夜的柏林是暧昧的。

 

沃德尔面带和煦的微笑,送走了最后一位前来照相的客人。来到柏林两年多,他已经习惯并爱上了这里的生活。平日里靠着摄影的手艺谋生过活,闲暇时背着相机外出,纪录德国各地的风景人文。

 

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日子就这么慢悠悠的过去,也几乎没什么人来扰了他的清闲,也是一大幸事。

 

除了德国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沃德尔呼出一口白气,他抬手紧了紧围巾,快步向温暖的公寓走去。

 

门前的地毯上落有一根打结的长发,看那漂亮的栗色,应该是属于他可爱的女房东。沃德尔眯了眯眼,状若无事地从口袋中掏出钥匙开门,慢条斯理更换拖鞋的同时,金绿色的眼睛扫视着屋内的摆设。

 

玻璃杯内壁挂着些许水珠;钢琴上的琴谱似乎被粗鲁地翻动过,留有折痕;窗台上,绿萝舒展着曼妙的腰肢,致使脚底的泥土松动;窗帘微动,煤油灯在漆黑一片的房间内显得格外耀眼,他看到了窗台上有什么亮闪闪的东西。

 

沃德尔勾起嘴角,他在西装裤口袋里摸索着什么,心情愉悦地推开了卧室的木头门。

 

刀锋锐利的寒芒一闪而过,恰到好处地停在喉结处前一厘米。

 

亚历山大看着手握柳叶刀,笑意盈盈的沃德尔,颇为无奈地退开一步并举起双手。

 

“你又察觉了。”

 

“如果你能再小心谨慎一点的话。”沃德尔收起手术刀,修长的3L刀柄和尖细的11号刀片,以及他所偏爱的执笔式执刀方式,让一把吹毛立断见血封喉的利器变得优雅起来。

 

“毕竟,我可不敢保证每次都能准确的收手,Alexander。”

 

他在撒谎,沃德尔在撒谎。

 

从他们这些人被选中的一天,他们就被教导:切勿泄露情报,切勿丧命,切勿杀人。*

 

“间谍杀死敌人或者自尽,都只是毫无意义而且愚蠢的行为。”*

“死亡永远是下下策。”*

 

作为GSW最优秀的人,沃德尔绝不可能让自己的手沾染血腥。

 

亚历山大却并不想戳穿沃德尔那毫无可信度的谎言,这种无伤大雅玩笑并非没有益处,尤其是在这种……非常时候。

 

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半米。

 

壁炉里,木柴在火焰中噼啪作响。温度逐渐升高,气氛渐渐暧昧。

 

外套、衬衫、西裤,一件一件被推去,丢在地板上。

柔软的床铺因承重而凹陷,整齐的床单被拉扯出密集的褶皱。

煤油灯被熄灭了,火光昏昏暗暗,映出交缠的影子。

 

他们之间的距离变为了负。

 

作为各自同期中最优秀的人,他们的身体惊人的契合,他们的默契令人喟叹。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最终将走到一起。

 

即使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永远等不到那个功成身退的最终。

 

一番云雨过后,亚历山大并没有餍足,他试图将沃德尔再度拖入情欲的漩涡,与他共赴巫山。

 

只是沃德尔一个眼神就让他打消了那些绮念。

 

被誉为和Coach散发着同样气息的男人此时裹着浴袍,窝在沙发里抽一支烟,看起来像只慵懒的猫。然而亚历山大清楚地知道,那并非猫咪,而是凶狠的猎豹。明明刚刚经历了一场欢愉,他的肌肤上却没有任何情爱所留下的痕迹,若是没有稍显浓重的气味和凌乱的房间作证,只怕是没有人会相信他们刚刚在这里宣泄生理需求。

 

沃德尔看着烟雾在眼前飘散,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击扶手,像是在思索什么。这幅模样落在亚历山大眼里,便成了傲慢的君主在苦恼。

 

鬼使神差地,亚历山大俯下身去,亲吻沃德尔的指尖,姿态虔诚如立誓将永远效忠于君主的骑士。

 

沃德尔仍是丝毫不领情,他嗤笑一声,锋利的刀片擦着亚历山大的脸颊飞过,刺入墙壁上所悬挂的飞镖盘。

 

“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K。”

 

而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亚历山大怔了一会儿,扯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对不对?My dear……S。”

 

沃德尔斜睨了亚历山大一眼,面上虽是带着笑意,眸子里可满是冰霜。无需多言,这是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的逐客令。

 

“记得清理干净一点,我可不会去帮你清扫。”

 

“你就放心好了。”已经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以后,再也不会需要你出手相助了。

 

带着那份名单,亚历山大坐上了前往慕尼黑的火车。一路颠簸实在是无聊的紧,他手上拿着报纸,却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反而莫名其妙回忆起了曾经的那些事。

 

若是没有那次,他和沃德尔会不会还是像当年那样的……

 

可惜,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如果。

 

即便厮混在一起的次数已经数不清,可是两颗心依旧相隔万里冰川。

 

他们可以是兄弟,是友人,是情人,可以是世界上任何一种关系。

 

除了爱人。

 

 -Tbc

 

 

所有带*标识的都是来自Joker Gmae中的语句

 

亚历山大和沃德尔来自汤库两人的全名

Klay Alexander Thompson和Wardell    Stephen   Curry   I I

 

想撞墙,间谍pa的两个人真是完全不受控

可能是BE或者TE吧,毕竟设定是极度自负的库和冷漠异常的汤

 

唔,就这样吧,这学期课多到爆炸,随缘填吧

 

评论 ( 9 )
热度 ( 17 )

© 陪你去看三分雨落在甲骨文☆ | Powered by LOFTER